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3部完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骑士的血脉 更新~第3部完
骑士的血脉   第三  第一章 三女争风  同样的红色制服,只不过肩膀上比以前多了两个搭扣。  变化虽然不大,但是这套制服和以前的那套意义却大不相同,肩上的这两个搭扣是用来系披风的,这是骑士的证明。  在利奇的更衣箱 面还放着一条披风,同样是鲜红的颜色,只有在正式的场合才会拿出来披上。  除了肩上的这两个搭扣和更衣箱 面的披风,利奇还得到了一枚勋章。  可惜的是,他并不能够证明是他引爆了那些能量结晶,这个功劳不能够被记录在案,所以他得到的仍旧只是一枚银质的一等荣誉勋章,不然一枚金质的勋章是少不了的。  利奇也是最近才知道,共和国对于战功的评定标準一向颇受争议,发现敌情首先通告警报的功勋最重,拯救平民的功勋排在第二位,反倒是杀敌的功勋排在最末。  这或许就是文人政府最大的悲哀,同样也是蒙斯托克共和国空有世界排名第五的国力,却只被认为是二流强国的根源。  不过利奇对这点倒是不太反感,毕竟他当惯了平民,骑士在他看来只是一个收入高风险大的职业。  同样他也不太在乎战功和勋章,他更愿意得到的是实质的奖励,比如给点奖金等。现在见习骑士的身份让他很满意,特别是见习骑士的那份工资。  他一个月的收入抵得上老爸一年的收入,而这还只是工资,没有算上津贴呢。  就拿这一次来说,在那片树林 面杀掉的敌人骑士,就给他带来整整一千克朗的收入。  利奇非常庆倖,自己杀掉那个家伙的时候顺手把那个家伙挂着的名牌取了下来,因为这东西居然值一千克朗。  另一个让他感觉兴奋的是,他即将拥有属于自己的正式战甲了。而且他的战甲将不会是通用战甲,而是由军务官兰蒂小姐另行设计的。  专用战甲对后勤保障不利,所以军队 面一般不大愿意这样做,只有这个小队有点特殊。  不过在设计专用战甲之前,他首先要熟练掌握他特殊的防御技。  小队的人几乎都站在一旁看着,就连一向对他不怎?理睬的罗宾居然也凑了过来。  和他对练的仍旧是师傅黛娜小姐。  黛娜小姐的招很沉,在小队 面她的攻击力是最强的。  利奇也是刚刚才知道,黛娜小姐的父亲就是第七兵团的副团长,她家秘传的雷霆斗气是出了名的强横刚猛。  她用的仍是一根棍子,不过从木棍换成了钢棍,钢棍上隐隐浮现一条条扭曲的电弧。  利奇手持一面圆盾站在十米外的地方,此刻的他只能左手持盾,因为他右手的伤势到现在仍旧没有全好。  他这面圆盾非常有趣,其他的盾全都是弧形的,这面盾居然是平的,而且表面光滑得如同镜子,镜面之上隐隐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黄光。  突然黛娜小姐的钢棍直击了过来,上面的电弧顿时化作了刺眼的电芒,这道电芒窜出有十米长,重重击打在利奇左手的圆盾之上。  没有任何声音,但是电芒却四处飞散,有些朝着原路返回,不过更多却被弹开到了其他地方。  虽然电芒被弹开了,不过利奇却没有能完全接下那一击,他的身体被直直撞飞了出去,飞出至少有三、四十米后,才重重落在地上。  「还是不行。」莉娜一直双手环抱站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黛娜负责和利奇对招,莉娜负责在一旁指点,整个小队 面论见识,她绝对可以称得上第一,就看她不紧不慢踱到利奇的身边,一脚把小家伙挑了起来。  看到利奇头髮直竖的凄惨模样,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居然笑了起来,还笑嘻嘻地说道:「电击的味道不舒服吧。」  此刻的利奇全身僵直,别说是动一下或者说话,就算是转动眼珠都做不到。  队长嘉利小姐有点看不过去,她说了一句公道话:「他这招已经算是不错的了,居然能够反弹带属性的斗气攻击,看来未来潜力无限。」  「那也要先过得去眼前的关卡才行。」莉娜说着在利奇的背上一拍,她的斗气一下子沖入了利奇的体内,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受不了,不过利奇却是一个例外,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斗气大部分都是来自于莉娜的缘故,所以这股斗气在他的体内转了一圈后,他的身体渐渐就可以动了。  利奇很清楚,莉娜所说眼前的关卡是什?。  在这个时候成为见习骑士并不算是一件好事。因为身为见习骑士就必须上战场,只有在战场上存活下来才可能拥有未来。  这个时候师傅黛娜也已经走了过来。  她手 的钢棍早已经在刚才的那一击之中烧得发黑,顶端甚至还有一些熔化了。  只要一想到这样一击若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利奇就感觉不寒而慄。  「见习骑士的标準很低,只要领悟了斗气释放、能够使用冲击波,就算是见习骑士,而你其实还算不上是真正的见习骑士,因为你发不出冲击波,而且你这斗气反弹有些奇怪,很难说这算不算是斗气释放。」  黛娜先是浇了利奇一盆冷水。  黛娜感觉徒弟之前的路实在太顺利了,难说不会产生自满的情绪,所以忍不住教训了两句,不过她真正要说的是接下来的话。  「骑士比见习骑士高明的地方,在于斗气拥有特定的属性。我的斗气带有电的属性,你已经尝过它的滋味了,我可以告诉你,那只是我十分之一的力量。再告诉你一件事,我虽然比不上你半路上遇到的那个荣誉骑士,不过我的攻击同样也可以绕过别人的防御。」  为了证明给利奇看,黛娜拎起钢棍又是一记直刺。  同样是电芒飞射,不过这一次的电芒并不是笔直一条,而是如同活蛇一般曲 拐弯扭动前进,到了十米外,这道电芒居然还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弯,看上去就像是一道由电流组成的钩子。  利奇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要一想到自己在战场上有可能遇到像师傅这样的敌人,他就感到有些不寒而慄。  自从看到了那个荣誉骑士出手之后,他一直忘不了那迂回的一击,他原本以为那是荣誉骑士的专利,没有想到他的师傅黛娜小姐居然也会。  黛娜小姐可不是荣誉骑士,甚至连比荣誉低一等的王牌骑士都算不上。  这才是最令他感到害怕的事。  「你也没必要吓他。」莉娜居然在一旁抱怨起来:「又不是人人都能够修练雷霆斗气这样高级的玩意儿。」拍了拍利奇的背,她安慰道:「放心好了,王牌以下能够做到这样的,十个 面也就一两个,不过∼∼」她话锋一转:「要对付你的反弹,并不是只有这一招呦。」  她想了想说道:「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力一击。我刚才已经看出来了,要把对方的攻击反弹回去,就必须承受双倍的冲击。别说我们这些人了,就算是和你同龄的人他们全力一击,双倍的冲击仍旧足够震碎你这条手臂。」  利奇看了一眼自己至今还没有康复的右臂,立刻明白莉娜所说这番话的意思,他的右臂就是最好的证明。  「比那稍微麻烦一些的办法,就是使用震荡攻击。」莉娜继续说道。  一听到这话,利奇顿时神色黯然,震荡攻击只是比冲击波稍微高明一些的攻击技,只要是骑士几乎都会。  不过震荡攻击一般都被认为是没什?杀伤力的技巧,所以很少有人会在战场上用它。  一眼就看穿了利奇的心思,莉娜冷冷地说道:「你别看不起震荡攻击,将来你或许有机会明白,越是简单的东西,越是拥有无尽的潜力,我所知道最强的攻击技 面,就有一招是从震荡攻击演化而来,而传说中最强的一击,其实就是冲击波的一种变化。」  利奇并不怀疑莉娜这句话,虽然不知道莉娜的底细,但是他清楚莉娜的家世绝对是小队 面数一数二,论实力,没有人比得上,论见多识广,同样也是没有人能比。  更何况,他刚才无意间扫了四周一眼,发现这 每一个人神情又各自不同。  师傅黛娜小姐一脸茫然,罗莎则是瞪圆了眼睛,玫琳若有所思,看来心中已经有所感悟,那三姐妹显得颇为惊诧,她们似乎不太相信,不过这可能和她们来这 的时间比较晚,对莉娜不熟悉有关,也可能是因为她们和莉娜有仇,所以不愿意相信仇人说的话。  唯一看上去无动于衷的就只有队长嘉利小姐和一身男装剃着平头的罗宾,不过她们俩的表情又不尽相同,嘉利小姐显然正在思索,而罗宾却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样子。  以前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罗宾,因为他对这个女人连避开都还来不及呢。  利奇突然间对这个女人的身份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个女人的家世恐怕不比莉娜差多少。  整个上午,利奇几乎都是在和师傅黛娜小姐的对招之中度过,下午,他就开始在师傅和莉娜的指点之下,改进他那招防御技。  他已经替这招起了一个不错的名字「镜-反射」。  ※ ※ ※ ※  装备室总是显得有些淩乱,靠墙放着两具拆开的战甲,战甲旁边挂着一本图册,这本图册有半人高,却很薄,只有七八张图,每一张都画着一件战甲,不但有战甲的整体外观,还有内部的骨架图。  军务官兰蒂、队长嘉利、副队长玫琳就站在图册前面商量着事情。  玫琳一张张撩起图册看着,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份图册,以前总是认为战甲应该是差不多的,没有想到看过之后才明白,原来从 到外,每一件战甲都有非常大的区别。  现在她总算明白了,比起其他小队来说,兰蒂这个军务官的工作量是多?巨大。  「我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曾经选修过战甲设计,不过我更擅长的是对战甲进行调整的工作,从来没有设计过一件战甲。」军务官兰蒂显得不太有自信。  「万事都有第一次。」玫琳笑着说道,她避开嘉利,暗中朝着兰蒂挤了挤眼。  兰蒂当然听得出玫琳一语双关的意思,当初她就是和玫琳一起失身,前后相差才一天。玫琳之所以被利奇占了便宜还是因为她的缘故,可以说是受了她的连累。  这下子她再也说不出话来了,同样也没有办法继续推脱。  玫琳也不再开玩笑,她翻看着图册,好一会儿才说道:「我建议让小家伙别再走重装防御者的路了,他的感知力很不错,而且那招『镜-反射』很要求手的灵活度,变换方向的速度要快,不是拿一面盾顶在前面就可以了。」  嘉利默不作声,以前她是考虑在战场上的生存率,所以才让利奇成为重装防御者,但是现在情况变了,而在防御方面,玫琳是绝对的专家。  反倒是兰蒂忍不住问道:「难道你打算让他和你一样,成为一个冷僻的轻装防御者?你倒是可以教他一些诀窍,不过想要短时间之内见效恐怕不太容易。偏偏马上就要开战了,这一次说不定我们会被选上担当先锋。」  一直不开口的队长嘉利这时候终于说道:「我赞成玫琳的意见,重装防御者虽然在战场上的生存率稍微高一些,不过仍旧是炮灰,反倒是轻装防御者虽然是冷门,但是只要有所成就,生存率不是一般的高。」  三个人 面有两个人拥有相同的观点,因此军务官兰蒂顿时不再坚持己见。  这样一来选择也就变得容易了起来,她们这个小队因为大部分都是女骑士,所以数量最多的就是轻型战甲。  那份图册居然能够拆开,兰蒂只取下两份图,一份就是玫琳的战甲「天鹅」,另外一份则是莉娜的战甲「飓风舞蹈家」。  玫琳本身就是轻型防御骑士,她的战甲就是为此而製造的,这件战甲是由着名的战甲设计师罗恩纳克设计,已经被玫琳的家族使用了一个世纪,其间经历过无数次调整,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尽善尽美的程度。  至于莉娜的「飓风舞蹈家」更不得了,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件战甲的设计者是谁,但是这件战甲却是兰蒂所见到过设计最适宜、构造最精巧的轻型战甲。与之一比,玫琳的「天鹅」就感觉低了不止一级。  都是同一个小队的人,而且相处下来已经有五、六年了,玫琳当然非常清楚「飓风舞蹈家」是怎样的一件战甲,所以她想都没有多想,直接指了指图说道:「就用它吧,把骑士剑换成镜盾,镜盾用不着太大,太大了也没用。为了承受那双倍的冲击,盾的后面要弄一层弹性的材料。」  「这没问题。」兰蒂刚才也听到利奇「镜-反射」的缺点,早已经想好战甲上需要改进什?了。她的想法和玫琳的一模一样,用一层弹性材料尽可能吸收冲击力,而且这层材料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能够阻止震荡波的蔓延。  「原来那两面巨盾仍旧要带着。」嘉利说道。  「那样做的话,双臂的速度就快不起来。」玫琳皱起了眉头,不过她很快就猜出队长的想法,因为对于现在的利奇来说,防御力仍旧是第一位。  嘉利早已经想好了对策:「不是有人在手肘部位安装一对长刀吗?就给利奇的战甲也装这?一对圆盾,这样有了防御力,也不妨碍他双手的活动,而且也仍旧能够保留『盾击』,这招对防御者其实挺有效的。」  稍微想了想,玫琳点了点头,她是这方面的专家,立刻明白了队长的意思。  肘部有了这两面巨盾,利奇就同时拥有四面盾牌,防御力增加了许多,这样就用不着担心重装甲换成轻装甲之后,防御力不足的难题。  至于那个盾击在战场上最大的用途,其实是用来沖出重围,可以说是重装防御骑士保命的绝技。  大致的设计确定下来后,嘉利和玫琳便从装备室 面出来。  走出去几十米之后,嘉利低声说道:「利奇转成轻装防御者的话,就可以名正言顺继续留在小队 面,据我所知,整个战区也就只有你一个轻装防御者,所以能够教他的只有你。」  玫琳顿时一愣,她曾经想过这个可能,只是不太敢确定。  突然她意识到,队长嘉利这样做其实都是为了她和兰蒂。  她知道一件事,当初利奇和莉娜两个胡搞的时候,嘉利曾经想过把利奇从小队 踢出去,特别是利奇在莉娜的安排下强姦了那三姐妹,那时嘉利差不多已经做出了决定,只是因为那三姐妹正拿利奇出气,所以她暂时没有向上面提出这个请求。  但是那次任务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最大的改变就是她和兰蒂,两人一起失身给了利奇那个小家伙。  「你别想太多了,我只是感觉到那个小家伙留着挺有用的。」嘉利淡淡说了一句。  ※ ※ ※ ※  晚餐过后,利奇一个人在营地正中的广场上溜跶,现在时间还早,就算莉娜也不会让他钻进房间 面胡闹。  这段时间他都住在营地 ,理由是他必须接受治疗。  不过这倒是真的,现在他的右手就带着护套,手臂在 面感觉有点热,还有一点麻痒的感觉。这是渐渐恢复的证明。  不过他不想回家的真正原因是怕老妈担心。  只要一看到他受伤的手臂,老妈就会唠唠叨叨说上一大串话,而且说到最后总是会大哭一场。  虽然这片温情让他感动,不过老是这样总是有点受不了,所以他打定主意,要等到手臂的伤势痊癒之后再回去。  閑着无所事事,利奇开始摆弄着两边放着的兵器。  这些兵器 面重量最重的,就是三姐妹 面的老大艾丽所使用的双头骑士枪,这玩意儿还有一个兇悍的名称--双头蟒,排名第二的才是他师傅黛娜小姐所用的重骑士枪。  利奇试着拎了拎,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拿得起来,不过想要舞动它可不是那?容易,这玩意儿太重了,加上他只能用一只手。  就在他有些狼狈地想要把双头蟒放回去的时候,就听到身后有人「呦呵」叫了一声:「看不出你还有一点力气啊,居然想要玩我的兵器。」  说这话的用不着猜,肯定是艾丽,同样也用不着猜,另外两姐妹也肯定跟在一起。  面对这三姐妹,利奇仍旧感觉有些头皮发麻,毕竟当初那段地狱一般的时光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当然他也清楚,自己给这三姐妹留下的印象何尝不是同样深刻?  刚想溜,利奇就感觉到一阵清风卷过,三姐妹已经把他围在当中。  三只手一起伸了过来,一只掐脸、一只拎住他的耳朵、最后一只弄乱了他的头髮。  这样似乎有些不过瘾,艾丽一把拎起自己那件武器,她将利奇的左手抓住一直举到头顶,然后把双头蟒的握把放到了利奇的手 。  「既然你对这感兴趣,我就教教你。」  不知道是在捉弄利奇,还是真的要教他武技,这三姐妹倒是挺认真的,只不过不时会来两下体罚。  「别光用力气,双头蟒可不是这样用的。」艾丽先在利奇的脑袋上狠狠拍了一下,然后才把着他的手让双尖骑士枪转动起来:「想要使好双头蟒,必须用巧劲,虽然它看上去很重,却是一种注重技巧的武器。」  双尖骑士枪越转越快,利奇渐渐感觉出了变化。  一旦转动起来,骑士枪居然变轻了。  「感觉出来了吗?是不是越来越轻?」艾丽问道:「这东西和流星锤一样,一旦舞动起来就感觉不出重量,所以我的力气虽然没有你师傅那样大,用的兵器却比她重。」  对于三姐妹在说些什?,利奇早已听而不闻,此刻他的脑子 面全都是那飞速旋转着的双头蟒。  他知道双头蟒为什?会这?轻,是因为惯性。  就像推车一旦被推动,就用不着使出太大的力气,甚至还有被车拉着走的感觉。  所有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惯性。  当初在半路上的时候,他就曾经设想过要怎?利用惯性,那个时候的他并没有想出办法,但是现在他终于有办法了。  那就是让盾牌转起来。  就在他恍然大悟的时候,他的两只耳朵和鼻子被用力拧住。  「你有没有在听啊?」艾丽哼声说道,她非常不满意小家伙居然敢出神。  让艾丽感到意外的是,利奇居然没有像往日那样显露出害怕的样子,反倒是跳起来搂住她亲了一下。  「太谢谢你了,你让我想通了一件事。」放开艾丽,利奇一边叫着一边朝着黛娜的房间跑:「师傅,师傅,我有一个想法。」  三姐妹傻愣愣地站在那 ,她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事。  ※ ※ ※ ※  吃过晚饭之后,一般不会有人练习武技,因为这个时候四周一片寂静,正好适合修练斗气。  但是今天,营地正中央的广场上插着好几根火把,大家也全都围拢在四周。  仍旧是黛娜和利奇对招,仍旧是一个拿着钢棍、一个手持盾牌,不过利奇手 的盾牌是军务官兰蒂刚刚改造过的,外表看上去仍旧和原来的一样,毕竟一面镜子不管转不转都是一面镜子,只有利奇最清楚,这面镜盾转得有多快。  此刻的他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镜盾一旦转动起来,手只要往回收,就会感觉到手掌心当中产生一股吸力,往外推的时候恰好相反,吸力变成了一股斥力。  可惜此刻的他没有时间挖掘其中的奥妙。  同样的电光四射,师傅黛娜小姐的一击已经到了眼前,这一次利奇学乖了,他不敢再硬接。  他的身体往后退,手腕轻轻后缩,这是承受冲击时通常会採用的办法。  没有想到,掌心之中莫名出现了一股吸力,这股吸力居然一下子将击来的那道电光聚拢成了一团。  一阵巨震,利奇的左臂顿时麻木,巨震之中还带着一丝电击,不过比起上午对招的那一下要好受许多。  手上的巨震只是那?一下,利奇下意识地一推手掌,被聚拢的那道电芒居然笔直被推了回去,而且推回去的时候,居然诡异地打着旋。  黛娜的反应也算迅速,手中的钢棍一挑,顿时挡住了反弹回来的电芒,只见一道电光闪亮,钢棍的顶端居然爆射起一道斗大的闪光。  噹啷一声轻响,钢棍掉落在地上。  等到众人从刺眼的闪光引起的目盲之中恢复过来,才看清那根钢棍前端一尺多长的一段已经被烧得熔化了。  「很好,这招非常不错。」队长嘉利赞了一句。  原本莉娜也想夸讚两句,看到被嘉利抢先了,她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可惜速度比原来慢了一些,这招反弹攻击最有用的其实是它的出其不意。一个人攻击的时候,往往是他防御力最薄弱的时候,只不过能够把握住那瞬间的机会并不容易,原来的那招反弹就能够做到,而且是百分之百做到,可惜现在多了一个吸收冲击的过程,就有了延迟。」  「以后还可以改进嘛!谁的绝招是一下子就练成的?谁不是花费几年的时间,一点一点的磨练,最终才能够让绝招变得尽善尽美?你根本就是鸡蛋 面挑骨头。」三姐妹 面的老大艾丽忍不住说道。她这样说,除了和莉娜有仇之外,更因为利奇这招是得到了她的「指点」才想出来的。  三姐妹 面另外两个也在旁边不停点头,她们都已经把利奇创出这招的功劳归在了她们头上,所以对莉娜的挑剔感到特别不满。  「是啊,以后确实有的是机会改进。」黛娜只得站出来打圆场,她可不想莉娜和三姐妹再吵起来:「从利奇想出这个办法到现在只不过一个半小时,怎?可能尽善尽美?」  莉娜也不争辩,笑了笑,她看着一旁得意洋洋的三姐妹说道:「想要改进还是得靠我,有些人只是捡了现成的便宜,就当做真的是自己的功劳了。」  「你说什?啊?」  「你是什?意思?」  「找碴吗?」  三姐妹顿时恼了,同时叫嚷起来。  「我说错了吗?想要改进这招,首先要清楚这个小家伙斗气的特性,这 除了我,谁有本事了解其他人的斗气特性?」  三姐妹一听到这话立刻受不了了,她们愿意向这个小队的其他人低头,唯独不能在莉娜的面前服软,被莉娜这样一激,艾丽随口说道:「有什?了不起?你能做到,我们同样也能做到,敢不敢再睹一把?」  「赌就赌。」莉娜的回答永远是那样乾脆。  ※ ※ ※ ※  营地 ,三姐妹的房间在比较偏僻的,一个角落。  利奇隐约记得,这 以前似乎是一个糖果店,他难得来这 几次,几乎都是和班上那几个有钱的同学一起来的。  这个地方的空间很大,却只放着三张床。  不过现在看上去一点都不空旷,因为这 到处都乱七八糟扔着很多东西。  看到这个房间的第一眼,利奇觉得这三姐妹和莉娜实在太像,同样懒、同样不爱收拾、同样胡乱花钱,不过这三姐妹的身家肯定比不上莉娜,所以那一地的东西 面看不到特别高档的。  「说来听听,那个女人有什?办法能够了解你的斗气特性?」艾丽一把将利奇拉到旁边问道,另外两个姐妹一左一右紧盯着他。  利奇只感觉到寒意一阵阵涌上心头,他当然知道莉娜的办法,可是这能说吗?  看了一眼左右,利奇感到异常头痛,他已经察觉出来,如果他不说的话,这三个女人十之八九会动手逼供。  「我说出来,你们可不许生气。」利奇不得不先替自己弄个保障。  三姐妹没有立刻答应,她们想了想,似乎猜到了什?,脸上顿时有了一丝绯色。  不知道是不是恼羞成怒,老三艾玛用力戳了戳利奇的头,很凶地说道:「你还有讨价还价的权力吗?你不说,哼哼∼∼」  这一下就算不想说,也是不行了。  利奇知道现在自己只能赌一把,如果赌赢了的话,他以后会舒服许多。  他也不敢多说什?废话,只是像背书一样,把莉娜给他那篇男女同修的功法念了一遍。  他一直都低着头念,不敢看一眼那三姐妹,相处了这?长的时间,他早已经发现对付这三姐妹的办法,在她们三个的面前绝对不能耍滑头,一定要有多乖装多乖。  将那篇功法从头到尾全部念完,利奇也放了心。三姐妹既然允许他把这篇东西念完,就说明她们已有些心动。  其实他有些猜到这个结果,这段时间他对男女间的那种事越来越沉溺,所以对周围其他人也越发注意,一看之下,他才发现,除了那些对这类事一无所知的人才会对此毫不在意,只要是尝过其中滋味的,肯定会非常渴望异性的抚慰,就连表姐这个处女,也会找他玩那种暧昧而且刺激的游戏。  正想着,利奇突然感觉到三根手指同时戳在他的脑袋上。  「真是一个坏家伙。」  「可是我们已经打了赌啊,现在怎?办?难道再次认输?」  「我绝对忍不下这口气,向谁认输都可以,就是不能向那个女人认输。」  「难道要便宜了这个小子?」  一阵沉默之后,三姐妹之中的老大说道:「要不然,我们就用以前的办法,大家一起表决,看看是向那个女人认输呢?还是帮这个小子改进那一招?」  艾丽说到后来,口齿越来越不清楚。  利奇心中有些怀疑,到底是要改进哪一招?是他的「镜-反射」?还是他做爱的技巧?  此刻他已经用不着猜表决的结果,他好奇的只是最后的结果是二对一,还是三个全都意见一致。  他确实非常好奇,只是他并不敢偷看,因为他知道,自己绝对瞒不过这三个女人,而一旦偷看被她们发现,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果然片刻之后就听到艾丽轻轻歎息了一声,这声歎息代表的不知道是她终于下定决心?还是代表一切都符合她的心意?  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又被戳了一下脑门,利奇的心 异常恼怒,不过想了想,等一会儿这三个女人就要被他用那根东西用力猛戳,他的心 顿时感到平衡许多。  「小子,你最好记住了,我们是不想输给那个女人所以才∼∼陪你∼∼帮你∼∼」艾丽不知道该怎?说下去,越说越觉得害臊,心也越发跳得快了起来。  三姐妹 面的另外两个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此刻她们的心 矛盾极了。  她们对利奇这个小家伙,要说痛恨确实有那?一些,要说喜欢,虽然她们不愿意承认,其实也有那?一点点。  每当她们想起第一次的情景,总是恨得牙痒痒,但是心底同样也有一些痒,久而久之就连下面也有痒了起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四个人全都脱得赤条条的。  利奇仰天躺在床上,三姐妹坚持要用这种女上男下的姿势,似乎这能够让她们拥有主导一切的感觉。  第一个上的自然是三姐妹 面的老大艾丽。  那种男女合修的功法不但下面要交合,上面还要双唇相接,还要口舌相交,所以艾丽弓着背脊趴在利奇身上。  利奇的阴茎早已经挺立老高,一晃一晃地就像是风中的旗杆,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艾丽的臀部。  他原本有些担心艾丽会着恼,没有想到她「嗯」了一声,身体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就闭上了眼睛,脸上的神情似乎有些痛苦,又似乎非常享受。  利奇的手指并不急着直指目标,他在艾丽的臀部上轻轻划了几下。  这三姐妹的臀部都非常结实,艾丽又是最结实的那一个,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刺激太强烈,臀部上的肌肉紧紧绷着,摸上去就像是一块石头或者钢铁。  除了莉娜和玫琳,其他女骑士的屁股摸上去都有些不太舒服,这是比较遗憾的地方。利奇将身体往下缩了缩,一口含住了艾丽左侧的乳房。  乳房 面可没有肌肉,所以女骑士的乳房和其他女人的乳房是一样的,同样绵软而且富有弹性。因为女骑士不断地锻炼,所以双乳挺立,没有一个不漂亮的,这或许也算是一种弥补。  这三姐妹的乳房并不算大,却胜在匀称,顶端那嫣红一点异常可爱,那两颗乳头就像是两粒豌豆,只是颜色又有不同。  利奇忍不住用嘴叼住那嫣红的乳头猛嘬了起来。  「哦--」艾丽一声长吟,突然她浑身一震,眼睛猛地睁开,转头看了看两个妹妹,两个妹妹满脸通红半跪半坐着,手不知道朝哪里放,脚不知道朝那 摆。  艾丽心中大羞,脸上却摆出一副恼怒的样子,给了利奇头上重重一下爆栗。  「又想使坏吗?不许你乱动,现在是在练功。」  利奇顿时感觉冤枉,这虽然是在练功,可也是在做爱啊,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做爱前不先来一段前戏的。  不过既然艾丽发话了,他自然不敢反驳。他的手逕自滑落到艾丽臀缝之间的部位,轻轻一摸,那 早已经湿漉漉的了。  只能用一只左手,所以利奇感觉到右手套着的护套实在太碍事了,可惜他却不敢把护套脱掉。  小心翼翼拨开了艾丽的花瓣,利奇用中指在娇嫩的花芯上轻轻按了按,他立刻看到艾丽的身体又是一阵哆嗦。  不过他不敢再玩下去,因为他怕这个女人真得恼了。  利奇当然没有莉娜那种本事,他必须用手帮忙,才能够让硕大的龟头对準目标,不过只要对準目标,一切就好办了,他的身体往前一挺,阴茎一下子就挤入了艾丽那狭窄的阴道之中。  这是艾丽第二次做爱,离上一次有了一段时间,所以阴道已经恢复了以前的紧凑,所以这一下可够她受的。  幸好这一次利奇没有继续抽插,他只是尽可能的顶到底。  现在的他已经懂得如何享受女人的美妙了,这三姐妹的小穴算不得是极品,没有什?特殊的地方,不过她们也有优点,那就是热。  或许是因为修练的功法比较特殊,她们三姐妹体内的温度比其他人要高一些,所以一进入她们的体内,就能感觉到 面奇热无比,好像被一个小暖炉包裹着一般。  利奇感到舒服无比,而此刻的艾丽更觉得享受,她喜欢这种感觉,甚至她希望更粗暴一些,如果能够像上一次一样就更好了。  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在想些什?,艾丽的心一阵狂跳,她的脑不禁有些晕眩。  难道那次强姦让我上瘾了?她心中暗想,这样一想,她顿时感觉惶恐不安,紧接着她终于想起原本打算干什?。  脸上一阵发烧,她连耳根子都变得通红。  按照记忆之中的口诀,她弓起了背,和利奇双唇相吻。  当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碰在一起,艾丽顿时感觉到上下齐震,那是一种莫名的感觉,那一瞬间似乎她的灵魂被强行抽了出去。  这股感觉妙极了。  和艾丽一样,利奇也感觉异常美妙,一股热流从艾丽的阴道深处涌了出来,艾丽的斗气远没有莉娜的精纯,却火热而且充满了活力。  这股斗气一进入他的体内就迅速游走,带动得他体内的斗气也变得快了许多,而且他的体温也渐渐升高。  这无疑是三姐妹所修练的功法特徵,快而且充满了活力,也显得有些浮躁。  利奇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三姐妹的脾气会这样暴躁,因为功法能够影响性格,他早就知道这件事。  这股生命能量在他的体内流转了一周之后,又沿着他的阴茎流淌出去,最终注入了艾丽的体内。  他所修练的那套重装防御者专用的功法,最擅长的就是磨平斗气的棱角,所以那股生命能量在他的体内流转之后,再注入艾丽的体内就变得平和恬淡许多。  一来一去,生命能量源源不断在两个人的体内交流。当初和莉娜交合的时候,莉娜并没有得到好处,但是这一次不同,艾丽的斗气虽然只有消耗而没有丝毫增长,但是她那火热而且凛冽的斗气,经过这个迴圈之后变得温和许多,这无疑是最大的好处。  只经历了几个迴圈,艾丽就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奥妙。  不过她多少有点不太喜欢这种一动不动的感觉,虽然一开始的时候确实有种胀裂的感觉,可适应了之后,她有些留恋起上一次那种疯狂得令她难以承受的交欢。  居然因为那次强姦而被开发出这种变态的喜好,艾丽本人都感觉到满脸发烧,可是她又忍不住会去想她那痛苦却又刺激的第一次,这样一想,她又忍不住希望利奇能够再强姦她一次。  可这话怎?样才能够说出口?  利奇并不知道艾丽在想些什?,如果知道的话,他肯定会兴奋得跳起来。  此刻的他倒是真得全神贯注在修练之中。  当初和莉娜合练的时候,俩人整整干了一个白天,但是这一次才不到一个小时,利奇就感觉到有点难以承受,体内的斗气似乎要喷发而出。  这三姐妹所修练的功法实在太过霸道,斗气如同火一般狂暴,儘管他所修练的第二种功法有磨砺斗气的效果,却也没有办法把如此暴烈的斗气全都磨平。  利奇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连忙从艾丽的身体之中退了出来。  「怎??这样就不行了?」艾丽满脸不高兴说道,她还没有爽够呢。  不过看了利奇此刻的样子,她立刻明白问题出在哪里,稍微一想,她也盘腿坐在床边。  斗气运行一周,艾丽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丝喜色,她已经感觉到她的斗气有了变化,平日她修练斗气的时候最多进行两百四十到两百六十个迴圈,但是现在,她感觉到自己至少能够支撑到三百个迴圈。  从床上下来,艾丽将另外两姐妹拉到一旁,把自己刚刚得到的好处对她们一说。  两姐妹顿时眼睛一亮,这绝对是迅速提高实力的快捷方式。  「可惜这小子的实力太差。」艾丽不由得抱怨道。  「不对啊。」三姐妹 面的老三艾玛比两个姐姐多了一点心眼,她想起了一件事:「上一次,这个小子和那个可恶的女人一干就是一个白天,十几个小时也没看到他们分开过。」  「谁知道两个人在 面干什?。」艾丽颇有些吃醋地说道。  正说着话的时候,利奇已经停止调息,将刚刚得到的生命能量运转了十几个迴圈之后,总算感觉舒服了许多。  「现在轮到谁了?」利奇抬头问道,既然已经将三姐妹 面的老大干掉,他自然对另外两姐妹不再感到害怕。  利奇的话让三姐妹一惊,这有些出乎她们的意外。  「你刚才没有尽力?」艾丽的脸一下子板了起来。  「我尽力了,不过这种功法有些奇怪,我也不知道是怎?一回事,融合了你给我的那些斗气之后,自然而然感觉还可以再来。」  三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艾丽拉着老二艾莲走了过来。  艾莲是三姐妹 面脾气最暴躁的一个,却也是最害羞的一个,自从脱光了衣服之后,她就一直不敢看着利奇。  两姐妹刚才在一旁看活春宫,早已经弄得花径泥泞,所以利奇也用不着做什?前戏,一把抱住艾莲的腰,让她蹲坐在自己的身上。  两个人就坐在床沿边上交合在一起。  一进入艾莲的体内,利奇立刻感到这个小暖炉比刚才那个火力更猛。  同样的功法不同的人练,效果也会有一些差别,艾莲的斗气明显更加暴烈,所以她的性格也更急。  因为姿势的缘故,利奇感觉自己的阴茎进入得更深了,此刻的他也没有刚才那样畏惧,心头不禁升起了一丝恶作剧的念头。  他用双手抱住艾莲的臀部一边用力往下压,一连让艾莲的臀部左右摆动。  那硕大的龟头就像是一根钻头一般顶住艾莲的花心,来回猛力地钻着。  原本艾莲和利奇双唇相合,被如此猛烈的刺激一激,她弓着的背脊一下子伸直,嘴 不停尖叫着:「啊∼∼啊∼∼啊∼∼轻点∼∼啊∼∼」  顿时房间 面都是她的尖叫声。  虽然没有上一次那样粗暴,不过艾莲仍旧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每一次旋转都让她飞上了云端,而且越飞越高,同样也让她充满了恐惧,不知道什?时候会摔下来。  那尖叫声让两个姐妹感到异常慌乱,同样也感觉到异常丢脸,老大艾丽慌慌张张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摀住了妹妹的嘴巴。  艾莲用手去格想要甩开姐姐的双手,原本在一旁看戏的老三艾玛也坐不住了,她跑了过来将二姐的双臂反背着抓紧,另外一只手用力按住二姐的腹部,将二姐强行按得弯下腰来。  利奇非常机伶,一下子就接住了艾莲的嘴唇。  四个人扭在一起,这样子简直就是两女人帮着利奇强姦她们的姐妹似的。  这绝对是一种异样的刺激,一种心理上的刺激。  特别是艾丽,刚才她就有想再次被强姦的慾望,她的心一阵狂跳,两只手慢慢往下滑去,最终停在两个人连接在一起的部位。  艾丽记得哪些地方被碰会感觉特别刺激,哪些地方被碰又会感觉特别舒服,用不着人教,她就明白应该怎?玩。  她的手绕到妹妹的前面,拨弄那胀大的阴蒂,手法虽然远没有利奇或者莉娜那样熟练,不过仍旧足够让二妹彻底崩溃。  突然间,艾莲的身体猛地一震,她浑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  原本紧紧抓住二姐的艾玛感觉一阵巨力传来,她的手一下子被弹开了,幸好她的反应迅速,也幸好陷入高潮之中的二姐虽然变得力大无穷,但是动作却异常迟钝,所以才刚刚被挣开,她就立刻抓住了二姐的一条手臂。  老大艾丽的反应同样迅速,她立刻抓住了另外一条手臂。  两个人同时用力,重新制住艾莲的双臂,她们能够感受到的除了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强大力量,还有便是二妹不停的颤抖和身体不时的痉挛。  而此刻的艾莲早已神智不清,她的意识之中只有那一波高过一波的高潮,高潮的感觉比她第一次的时候更加强烈、也持久得多。  不知道过了多久,艾莲的身体渐渐放鬆了下来。  利奇、艾丽和艾玛同时松了一口气,两姐妹托住二妹的身体,将她从利奇的身上抬了起来。  二妹艾莲早已经神智不清,人看上去昏昏沉沉的,两姐妹对望了一眼,脸同时变得通红。  把妹妹弄到床上,艾丽看了一眼二妹,三妹艾玛此刻是又期待又害怕。  「该你了。」艾丽轻笑着走过去拉三妹。  「不。」艾玛下意识往后躲了躲,不过她也没有真躲,仍旧被大姐一把拖了过去。  利奇仍旧在盘腿调息,他在艾莲身上得到的收穫比在大姐艾丽身上得到的要多得多。  刚才他有点想恶作剧,想看看顶开子宫颈直接插入子宫 面会是什?情形,没有想到反应远比他预料的要激烈许多。  他只感到一股灼热的斗气顺着两个人相连的部位涌进了他的体内,虽然仍旧是涓涓细流,却和刚才有很大不同,如果说刚才的是清淡稀薄的汤,那?现在就是浓郁黏稠的羹。  量虽然差不多,但是质就完全不同了。  利奇花了好几倍的力气才好不容易消化了这一次的收穫。  等到他再一次睁开眼睛,他惊诧地看到三姐妹 面的老三艾玛被她的大姐架着站在他的旁边,艾玛的身上绑着带子,利奇实在太熟悉那些带子了,那不就是医务室 面用来捆绑伤兵的带子吗?当初莉娜就是用这种带子绑住这三姐妹让他强姦的。  利奇不敢多想这些带子是怎?来,他也不愿意多想。  第二章 莫瑞纳战役(上)  格拉斯洛伐尔老城区的夜晚总是显得有些阴森,特别是现在,一条小巷 面往往没有几户人家。  白天还感觉不出来,但到了晚上当灯光亮起的时候,就感觉特别明显。  利奇正在回家的路上,他右手的护套已经除下,当然好得肯定没有那?快,不过臂骨上的裂缝大部分已经长好了,接下来就只需要等这些骨头长得更加牢固。  比较麻烦的反倒是筋腱撕裂的损伤。  现在他的手已经能动了,只是不能太用力。  当然对一个骑士来说,用力是一种相对的概念,他右手现在要拿个一、两百公斤的东西并不会有什?问题。  快要走到家门前那条小巷的时候,利奇往旁边一拐进了隔壁的一条小巷。  这两条小巷紧挨着,小巷 面只有两户人家的灯亮着。  刚进入这条小巷,利奇就感觉 面人影憧憧。  巷口的角落 面靠着两个看上去就不怎?舒服的人,其中一个三十岁左右,长着两撇小鬍子,头上带着鸭舌帽,身上穿着预备役的服装,另外一个十六、七岁的模样,利奇对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印象。  能够让他有印象的,不是学校的同学就是和他打过架的流氓,而从这个人的样子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这两个人同样也注意到了利奇,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家伙没有看过利奇,大刺刺挥了挥手骂道:「小子,滚开。」  「听说有群小妞住在这 。」利奇随口试探了一句,说实话他想像不出除了这个原因外,这两个人有什?必要守在这 。  「你也準备打那几个小妞的主意?」对面那个家伙轻笑了起来。  利奇身体一闪就到了这个人眼前,既然已经知道了原因,他也就用不着多啰嗦了。  看到利奇的时候,那个十六、七岁的小流氓就已经準备逃跑了,虽然看不清楚利奇的脸,不过他的体型挺好认的,因为利奇身上穿着制服,可不是随便什?地方都能够看到的。  可惜他仍旧慢了一步,利奇的脚已经踹了上来。  寂静的夜晚顿时响起了两声骨头折断的声音,然后便是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不过惨叫声没有多久就戛然而止,只剩下呜呜的哭号声。  当然利奇也没有放过那个三十多岁的家伙,他一上来就扫断了这个家伙的腿。  小巷 面亮着灯的两扇窗户同时打了开来。  伊莎贝拉的头从其中一扇窗户伸了出来,她的脸上充满慌张。  利奇隐约还听到沉重的家俱在地板上摩擦所发出的沙沙声。  「姐妹们,用不着慌张了,是我们的骑士回来了。」  伊莎贝拉一眼就认出了站在巷口的利奇,没有比这更令她感到高兴的了。  利奇并没有急着上去,他抓起那个十六、七岁小流氓的头髮,把他拖到了墙角。  托住这个小子的嘴巴用力一扳,将卸脱的下巴重新合上,利奇冷冷问道:「现在我问你答,如果你答错了,或者拒绝回答∼∼」他轻轻捏住这个家伙小指最顶上的那一节。  小巷 面顿时又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啊∼∼呜∼∼呜∼∼我说,我不会有任何隐瞒的。」  听到这个小子凄厉的哀求,利奇顿时有些心软,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他带回来的那些女孩全都跑了过来。  她们的身上多少都有些伤痕,衣服也明显被撕破过。  「这是怎?一回事?」利奇刚刚软下来的心顿时又变得如同岩石一般坚硬。  回答他的是女孩们的哭泣。  「呜∼∼呜∼∼你总算是来了,我们差一点∼∼差一点∼∼」  「这几天我们被这些流氓欺负惨了,那天要不是巡逻队经过,我们恐怕都已经被这些坏家伙姦污了。」  「他们不止两个人,还有好几个, 面有一个人是军官。」  女孩们七嘴八舌将最近几天发生的事,向利奇倾诉一番。  利奇这才知道,当初他收拾城 流氓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收拾乾净,有不少家伙被军队徵召而躲过了一劫。  转过头,他抓起身边小流氓的头髮,在墙壁上猛地撞了几下,这才问道:「你告诉我,待在军队 面的人怎?可能四处乱跑?」  这小子带着哭腔,指了指角落 面嗷嗷惨叫的预备役士兵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一个跑腿送信的,他们只是让我盯着这 。」  利奇转身朝着另外那个三十多岁的家伙而去。  此人年纪稍大一些,骨头自然也硬得多,居然对利奇怒目而视。  利奇不喜欢这种眼神,当初拿着针筒将药注射进他体内的家伙也有一双类似的眼睛。  同样抓起那个人的头髮,利奇把那个人拖到了一栋空房子的门前,他一把抓起那个人的手,掰开他的一根手指,塞进了门轴的缝隙之中。  那个人无比惊恐看着他的手指,小孩就是用这种办法夹碎核桃这类坚果的,只要门一关,他的手指就会像核桃一样被夹得粉碎。  他极力想把手指抽回来,可惜利奇的手就像是铁铸的一样纹丝不动。  利奇也合上了这个人的下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大声喊叫起来:「杀人啦,杀人啦,救命啊∼∼啊∼∼啊∼∼」  喊叫变成了哭号,对于这样不识时务的家伙,利奇没有丝毫怜悯,他把夹扁的那根手指从门轴 面拿出来,然后又塞了一根进去。  「啊∼∼别∼∼别∼∼饶了我吧∼∼我什?都说∼∼啊∼∼啊。」  利奇并不打算听这个家伙说些什?,他把夹扁了的第二根手指再度拿了出来,又塞了第三根进去。  「好了,你现在可以说了,我希望你能够继续撒谎,这样我就可以拿你一根根手指夹着玩,我喜欢这种游戏。」利奇平淡地说道。  那个人不是傻瓜,当然知道应该怎?选择,于是他便一五一十地全都招了。  情况其实很简单,流氓比普通人敢拚敢杀,如果再有一帮手下在同一个军营 面,为首的家伙就很容易就出人头地。  女孩们刚才所说的军官就是这样一个流氓小头目,他刚刚进入预备役军团的时候还比较老实,当了军官之后,看到城 以前那些流氓头目一个个都消失了,所以这个家伙自信心膨胀,开始又动了歪念头。  不过那个家伙也算谨慎,大的动作不敢有,只让手底下的人干些偷偷摸摸的勾当,除此之外就是玩玩女人。  对付这样的垃圾利奇当然是轻而易举,跑到大街上喊了一队宪兵过来,他随手就将两个家伙扔给了那些宪兵。  询问、盘查只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因为现在局势紧张,所以一切手续从简,另外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有利奇这个见习骑士在。  那些宪兵可不是利奇的父母,只看了一眼利奇的制服就立刻明白了他的身份。  一边是骑士,一边是预备役,谁说的话份量更重,就用不着多说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那个曾经做过流氓小头目的预备役军官也被抓了来,一起被抓的还有好几个同伙。  人一抓来,对女孩们的盘问就结束了。因为抓人的时候,在军营的储备室 面发现了很多不该有的东西,还有一个被捆绑起来惨遭淩辱、已经奄奄一息的少妇。  人赃并获,罪证确凿,这些人再也没有任何辩驳的余地,就等着军事法庭做出裁决,然后安排上绞刑架了。